<br>牛奶女仆<br> <br>牛奶, 女主人<br> <br>和往常一样,今天一大早我又从梦中惊醒,我要赶紧穿上标准的女仆制服,<br> 爲我的女主人和主人服务。但是到了晚上主人喜欢让我打扮的艳丽一点,他喜欢<br> 我像「法国女仆」那样,有全身花边装饰的黑色缎子女仆装,外加镶褶边围裙和<br> 女仆帽,还穿着细高跟皮鞋和网眼长丝袜。他总是喜欢我穿戴珠宝,喷洒香水,<br> 涂抹化妆品,喜欢帮我挑选无时无刻需要穿戴的各式假发。当然我的头发和化妆<br> 品总要非常完美。我是他们培养的超级女性。似乎他们这对富有的夫妇好像很寻<br> 常,但他们就是那种极度怪僻,又无所事事的夫妇,因爲我是一个男人,准确的<br> 说过去曾经是一个男人!<br> <br>我仅仅是在3 年以前在报纸上通过一个广告遇见鲍勃。科尔和卡罗尔。科尔<br> 的。那时我刚从墨西哥越过边境,在这个美丽的国度到处旅行,当钱用盡时,我<br> 决定要申请一份工作。在找到科尔夫妇,看了他们的豪宅之后,我就想争取他们<br> 提供的家庭工作。我想这工作只是暂时的,或许就是做做司机或者园丁。我告诉<br> 他们我能够管理家务并且喜欢烹饪,他们就留下了我,给我一次尝试,让我在生<br> 活方面帮助他们。<br> <br>鲍勃在城里工作,虽说他在当地算不上是最有钱的富翁。但是他能很有效率<br> 的挣钱,最大限度的抓取每一块铜板。他虽然也做生意,但是给他带来一份舒适<br> 收入的,主要是他的房地産租赁。鲍勃从科尔商业大厦的租赁中收钱,从大量的<br> 公寓房租赁中收钱,与做生意相比,这方面的财政收入相当稳定。卡罗尔照看一<br> 家大型妇女内衣及时装用品商店,以及一个大型日间托儿所,这些只是鲍勃所拥<br> 有的大型商业区和住宅区房地産的很小的一部分。<br> <br>事情的发生是这样的,那天下午我独自一人在家中打扫卫生。当我来到主卧<br> 室,偶然拉开一个抽屉,发现全是科尔夫人的贴身内衣,我的心一下子就变得骚<br> 痒难耐。我从十六岁起就十分喜爱女性内衣,逛商场总要在内衣柜台前梭巡,内<br> 心深处一直向往能有机会穿戴把玩它们。从此当我一人独自在家,就经常性的探<br> 索卡罗尔的橱柜,把她的服饰从头到脚的穿戴在身上!但是在一个下午卡罗尔出<br> 人意料回家,她当场抓住了我!<br> <br>我以爲她会很生气,我将立即遭到解雇。卡罗尔却看着我哈哈大笑,因爲我<br> 服装的搭配实在是糟糕,化妆的水平也非常的业余,我就像是一个非常怪异的不<br> 男不女的小丑。她的笑声终于停止了,她对我说,她并不介意我穿什麽,只要我<br> 能保持房子整洁,能继续烹饪美味的饭菜。<br> <br>然后,她提议帮助我变装说,「我能立刻让你看起来很棒!我将用适合的衣<br> 服装扮你,良好的化妆再加上适当的一些训练,你看起来就会举止优雅,风度雍<br> 容如贵妇一样的完美」。她微笑着继续补充,「我将把这件事变成一项很有趣的<br> 工程」。并且她说她「喜欢挑战」。我的身材很小,大约光着脚只有5 英尺5 英<br> 吋裸。卡罗尔说这是运气,她可以更容易的使我成爲惹眼的女性。<br> <br>事情已经过去6 个月了,虽然我对卡罗尔的计划一直忐忑不安。但是,在某<br> 种情形下我已经是身不由己。<br> <br>就在那天夜晚,卡罗尔首先从自己的女子内衣服饰商店拿回了许多适合我的<br> 服饰。她甚至带来了胸罩内衣、化妆品及女性假发和几双高跟鞋,装满了我的新<br> 衣柜。然后卡罗尔又差不多花了3 个小时爲我装扮。最后她把我带到楼下让刚回<br> 家的鲍勃看。<br> <br>鲍勃的想法与卡罗尔一样,也许他们更多的把这看作一种娱乐。他立即认爲<br> 要把我装扮的更富有女性色彩,提及要用「法国女仆」类型的服饰装扮我。卡罗<br> 尔不住的点头表示同意。接着我就保持女性装扮,开始充当女仆,爲他们准备晚<br> 餐。在晚餐期间,卡罗尔提及她总是想要一个女儿,连名字也想好了,叫普里西<br> 拉,但一直沒能如愿。这确实好像奇怪!她立即就在我身上使用这个名字但是更<br> 喜欢叫我「普丽茜」。<br> <br>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,我是一点一点的被演化。卡罗尔向我仔细的介绍女性<br> 美容服饰的时尚,但她更多的喜欢把我装扮得像20世纪50年代家庭主妇的模样!<br> 她把我装扮得像是一个完美的女主人,让我穿着细细的高跟鞋,摇摇欲坠的在屋<br> 子里打扫卫生。我从来沒有像现在这样,日日夜夜就像女性一样生活劳作。她用<br> 柔和的粉色调重新佈置装饰我的房间,还铺上地毯,并且用柔美的法式傢俱全部<br> 取代了原先的傢俱,额外的给我增加了一个大梳妆台!然后我注意到我的男性衣<br> 服和装饰品不知何时全都消失,还有我的钱包和证明文件也不见了。直到那一天<br> 我才意识到我像女性一样的生活,已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。<br> <br>卡罗尔持续不断的训练培养我的容貌,举止和风度。她一开始就用一件紧身<br> 束腹围在我的腰部,用带子勒紧束腹严密地限制我,进行所谓的「塑身训练」,<br> 想使我的腰缐、臀部和胸部成形。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加固紧身内衣的绳索收<br> 的更紧。卡罗尔每次都用我难以想像的力量,来收紧着我身上的束腹。腰围的缩<br> 小,使得我的臀部诱人地凸了出来,束腹上部对我胸廓的强力挤压,将胸部的肌<br> 肉强行鼓了起来,让我有了看上去相当真实的女性胸部。好像鲍勃每次都能感受<br> 到我的性感,我注意到只要我全副武装的面对着他,他下身的「帐篷」就会被撑<br> 起,然后他通常悄悄的熘到一边。直到一个晚上,他对我说,我是一个真正的<br> 「出色」女仆,要求我对他进行更多的「个人」服务!就在那个夜晚不久之后,<br> 我的服务职责中增加了爲鲍勃「吹箫」的工作!我很不喜欢这个工作,但决定还<br> 是忍受一下。但是更多的变化发生了。<br> <br>我的臀部不知什麽时候开始似乎饱满起来,胸部从最初变得柔软,也慢慢的<br> 增长变大。乳晕和奶头不但变得更大,也变成很明显的深红色。我把这些告诉了<br> 卡罗尔。她格格地笑,说这只是开始,我仍然处在女性的发育之中!她说她一直<br> 在给我服用大剂量的雌性激素,把它们天天加进我的食品和饮料中,保证我身上<br> 的每一个细胞都有足量的雌激素长期供养!她说我原本就是一个有很多女人气的<br> 男人,喜欢做家庭主妇之类的工作,让我不要停留在现在的水平,配合她在各方<br> 面继续进行女性化的发展。她还提及鲍勃非常喜欢我的「吹箫」,说他极度盼望<br> 我能彻底的改变,等待和我一起享受更大的乐趣!然后,她给我增加了丰乳霜的<br> 使用,并且说以后每天晚上都要使用丰乳器,让我的奶头和乳晕更快的像女性一<br> 样的成长。<br> <br>我认爲这实在是太过分,决定要离开这里,并且告诉卡罗尔我不想再这样继<br> 续下去。我开始变得有点蛮横,对我的工作比较松懈,连续几天的晚餐也很马虎。<br> 这天晚上,卡罗尔非常忿怒,她召唤鲍勃一同把我拉进我的房间。他们一起把我<br> 压在床上,鲍勃压迫着我,卡罗尔取出一个注射器和一个针剂。她把针装上药水<br> 然后迅速撩起我的裙子,向下拉我的绣花短裤。在我臀部被擦上酒精之后,臀部<br> 感到刺痛,我感到她把不顾一切的把针水向下推!<br> <br>她现在给我注射的是最大剂量的雌激素。「我不想和你浪费时间,现在停止<br> 你的无聊举动吧,亲爱的的普里西拉。」卡罗尔说。<br> <br>她也已经给我服用一种孕酮类型的药,完全封住我的睾丸激素的分泌。就在<br> 这一周后,我被押去一家诊所。卡罗尔这次让外科医生去除了我的睾丸,现在我<br> 下身有的只是一个松弛的阴茎和一个空空的皮袋!<br> <br>随后的数月,我沒有了睾丸的影响,加上大剂量雌激素持续的注射,我的胸<br> 部真正的膨胀起来!我从34「B 」发育到34「C 」然后继续膨胀到36「D 」!当<br> 卡罗尔把我的胸脯变成36「DD」时,我被强迫做了变性手术。下身不再是一个松<br> 弛的阴茎和空空的皮囊,我现在有一对柔滑发亮而凸起的阴唇和一个有正常性功<br> 能的阴道!从此我再也不必担心我未来的性別问题。<br> <br>沒有等很长时间,我开始对鲍勃履行新「妻子」的职责。卡罗尔搬进我的房<br> 间,同时我搬进主卧室,以满足鲍勃的性兴致。卡罗尔似乎很高兴不再担心性问<br> 题的困扰,作爲四十多岁的她,只愿意满足饮食上的享受生活,不愿意日复一日<br> 的忍受一个妻子的性责任。<br> <br>因此现在事情就是这样的。我每晚穿着睡衣与鲍勃在缎子床单上发生关系,<br> 然后早上起身,穿衣化妆,像一个完美的旧式家庭主妇一样操持家务。烹饪、清<br> 洁卫生和对鲍勃的性服务是我最主要的工作。有时卡罗尔也召唤我爲她服务,她<br> 喜欢坐在沙发上听音乐,让我钻在她的裙子下爲她口交。他们好像对他们的小普<br> 里西拉感到非常满意,我也逐渐习惯了我的新身份。但是由于每天增加了孕激素<br> 的服用,我的胸部还在持续生长!卡罗尔不断的给我增添新衣服,我胸罩的尺寸<br> 也变得越来越大。每天的那些激素和紧身束腹塑造出我的蜂腰,塑造出女人般的<br> 臀部,也塑造出悬垂而又摆动的大波!一个晚上满面笑容的她,在我身上称心如<br> 意的测量出44「DD」!<br> <br>\" 呀呀呀呀,多好的身材\".她咕咕地叫,「你的胸部现在比我的更大!」根<br> 据我身材的发育情况,卡罗尔不断的爲我添置更换适合我体型的新衣服,她对我<br> 的塑身工作也仍然在继续。在我穿着细细的高跟鞋操持每日的家务杂事时,鲍勃<br> 喜爱坐在一旁,看我丰满的胸部起伏晃动,看我风荷摇摆的臀部。就在我感到乳<br> 房变得更大,胸部感到非常沈重的时候,一个晚上,卡罗尔给了我一个很大的惊<br> 骇。她首先按摩我的每一个胸部,然后开始拧我的奶头。我惊恐的看见奶水从奶<br> 头里爆发出来,那麽白,那麽多,喷得到处都是!这使得卡罗尔非常的高兴。<br> <br>她给了我一个哺乳母亲使用的吸奶设备,教我如何自己挤奶。当我感到乳房<br> 很胀的时候,我就用它们吸光乳房里的奶水,使自己感觉好一点。卡罗尔要求我<br> 每天要挤奶3 到4 次,并让我把挤出来的奶水装进瓶子,然后把它们全放进冰箱。<br> 我想知道爲什麽这样做,难道她是不想把这些奶水浪费,要把它们带到她的托儿<br> 所那里!我非常憎恶她对我所做的一切。<br> <br>「现在感到全身都是女人味吗」当她格格地笑着送我上床时,除了向我道<br> 晚安,还补充道:「塑身计划还沒结束,还有一些好东西等你去体验。亲爱的,<br> 我可不想要剥夺你的这种奇异体验。」<br> <br>大约一周以后,我起床准备开始我一天的家务劳动。鲍勃已经上班去了。卡<br> 罗尔拿来一条新衬裙和一件胸罩进入房间,告诉我,她今天要帮助我穿衣。我走<br> 进了浴室,淋浴头温暖的热水流过了全身,香皂轻轻在身上涂抹着。怕卡罗尔久<br> 等,我抓紧洗干净身子,涂上芬芳的油膏,洒上一点香水,走出了淋浴间。<br> <br>我迅速穿上带有蕾丝花边的内裤,拉上连裤袜,然后转身面对卡罗尔。卡罗<br> 尔让我向前倾,把一个新胸罩贴在我向下悬摆的乳房上。我的乳房充满奶水,奶<br> 头也十分的肿大,她摸了一下,感到十分的快乐。卡罗尔迅速在我背面扣上小鈎<br> 子,把胸罩调整到合适的位置,使我的乳房感到舒适!卡罗尔帮我套上白缎子的<br> 紧身内衣,用力收紧系带,把我的腰紧紧的裹住。她给我增加了一条紧紧地裹住<br> 了大腿的丝绸衬裙,然后再套上一条齐膝的雪纺绸衬裙。接着她帮我穿上一件20<br> 世纪50年代流行的女装,衣服是在前腰扣上钮扣,再在我极小的腰部周围勒紧小<br> 带子。在我穿上高跟鞋之后,卡罗尔让我移到梳妆台前,她仔细的打量着我,然<br> 后说:「亲爱的,今天你不需要化妆品,也不需要假发。」把我头上遮盖短发的<br> 假发拿了下来。一直以来,我保持的是一头女式短发,卡罗尔总喜欢每天在我头<br> 上变换不同式样的假发,她说要让我经常变换风格。<br> <br>我们穿过起居室,前往厨房。透过窗子,我看见外面一辆标识「卡尔日托中<br> 心」的白色面包车正在倒车,开进车库。随后响起敲门声,两名保育员模样的人<br> 推着一个带轮子的奇妙轮椅车进入房子。虽然我坚决反对坐上这奇异的轮椅车,<br> 但这几个妇女一齐动手,把我摁了上去。我不知道正在发生什麽!她们撩开我的<br> 裙子,把我的膝被用带子捆扎起来,我的脚踝也是一样。接着她们用另一根带子<br> 把我的腰紧紧的捆扎在椅背上,我的臂和腕也被卡到两个扶手上不得动弹。<br> <br>那些女士打开一个包裹,取出一头假发和面罩。我立即明白了爲什麽我今天<br> 不需要假发,也不需要任何的化妆。我能看见这个面罩是微笑的美女脸。一个女<br> 人紧抓住我的头,另外的女人强行把一个塞子推进我的嘴里,再把塞子尾部的带<br> 子在我后脑勺扎紧!我讲不出话来,嚥口水也困难。女士们在我的头上方拉开橡<br> 胶面罩!它就像一个口袋似的,我努力的摇头,可一点用也沒有,面对我的困境,<br> 卡罗尔格格地笑。一个女士把这个微笑的女士面罩贴在我的脸上,鼻孔管被推进<br> 我的鼻子,后边的女士向后拉开橡胶面罩,一下子就把我的头给紧紧的包裹住,<br> 这很不舒服。<br> <br>我听见卡罗尔说,「亲爱的,从今之后你就会放弃无聊的抵抗情绪,学会做<br> 一个纯粹的女仆和『主妇』。」透过眼孔,我看见一个女人把一根管子从面罩的<br> 唇孔插入我嘴里的橡胶塞口物上。她开动了这根管子上的隐藏阀门,大量的空气<br> 一下子就充入我的嘴里,我的面颊、我的胸膛都是鼓鼓的;我的愤怒和呻吟也全<br> 都消失了,有的只是痛苦的眼睛!旧式妇女的假发被安放在我的头上并且与面罩<br> 连在一起,以防脱落。她们仔细的检查了一下,就把我推出厨房,推出大门。卡<br> 罗尔对那些保育员说:「对他要进行全天的关照,让她彻底的明白自己是女人。」<br> 随即,我被搬上面包车,那些女士也上了车,不久车子就开出来!<br> <br>过了一会儿,鲍勃拥有的商业区映入我眼帘。面包车开进卡尔日托中心的后<br> 门,就停了下来。我被她们搬下车,虽然我努力的想挣扎,但固定的绳子都是紧<br> 紧的,那些女士只是看着我笑。<br> <br>保育员们匆匆的来来往往,好像托儿中心很忙。当她们把我推进一个房间,<br> 我受到很大的震动,我看见里面也有三个戴着和我相同的面罩和假发,全部用带<br> 子捆扎在相似的轮椅车上,也穿着相似的衣服的人。我被推了过去,排在第四个。<br> <br>「这是卡罗尔的新情人,露丝。」推我来的人中有一个笑说。「她想要漂亮<br> 的普里西拉,在这里全天都得到充分的照料。」另一个笑着补充说。露丝好像是<br> 这里的头,喝着咖啡坐在一旁看她的妇女杂志,同时指挥监督房间里的一切。<br> <br>她们先用地上的卡扣卡住轮椅,使之不得动弹。然后打开窗帘,让我通过一<br> 面大大的单程镜,观看外面日托中心的风景。我看见外面非常的干净整洁,日托<br> 中心有条不紊地在运转,妇女们匆匆的送来他们的婴儿和幼儿,又匆匆的走了。<br> 一切都非常的井井有条。<br> <br>这时保育员解开我的手臂和手腕,他们把我的手臂手腕紧紧的插入椅子后面<br> 的金属皮袖口内,然后扣牢。她们确信我不可能会有移动,就离开了房间。露丝<br> 喝完了咖啡,大声的说:「好了,女士们,我们就要开始工作了。你们知道爲什<br> 麽我们的日托中心是本地区最好的,这是因爲我们有着非常人性化的服务。」说<br> 着她哈哈大笑。<br> <br>她走到绑在奇妙装置的第一个人前面,开始解开她服装胸前的钮扣!然后,<br> 她滑动脱鈎解开她的胸罩,露出一对悬垂而又摆动的大乳!接着她很小心仔细的<br> 把两个奶头擦洗干净,然后拉出一个奇妙装置,在她胸前的适当位置固定住。我<br> 看这有点像大托盘,也像婴儿的儿童专用椅,也许更像一个小摇篮。两位保育员<br> 从另一个房间各自抱来一个哭泣的飢饿婴儿出现。她们把两个婴儿全放置在托盘<br> 里,然后调整装置使每个婴儿各自对准一个肿胀的奶头吮吸。婴儿的哭声很快消<br> 失了,只听见满足的吮吸声。<br> <br>然后那些女士把注意力转向我!我努力的想尖声喊叫,但发不出任何声响!<br> 我努力的挣扎,但只能使我的塔夫绸衣服发出一点瑟瑟声!<br> <br>「希望这个人不要给我们增加麻烦。」向我走来的一个保育员说道。<br> <br>「这是卡罗尔的小宝贝。」露丝带着满意的微笑说,「她一整天都要在这里<br> 服务!」<br> <br>她们中的一个说:「我猜测她想要普里西拉在这里得到整个的纠正治疗。」<br> 这些女人咯咯地笑着围住了我。其中一个保育员开动插入我嘴里橡胶塞口物上管<br> 子的隐藏阀门,大量的空气一下子又充入我的嘴里,我难受得放弃了挣扎,拼命<br> 点头表示投降。<br> <br>保育员们首先认真检查了所有缚住我的装置,面对我丰满的大胸她们感到惊<br> 讶不已。「喂,你这个小CD,做女人的感觉怎麽样」露丝欢快的对我嘲笑,<br> 「噢,现在我们就要看你是怎麽扮演喂奶『妈妈』!啊,现在已经是早上喂奶时<br> 间,我们必须得赶快!」我想要挣扎,但又不敢,惹的她们是轻声的嬉笑。前面<br> 的二个保育员完成解开我前胸的钮扣,拉开我的衣服。她们然后在胸罩前面解开<br> 鈎子,拿下两个杯罩,给我的乳头消毒。这时我才意识到卡罗尔今天给我穿的是<br> 一个护理型胸罩!<br> <br>露丝拉出托盘装置,在我胸前下方固定住,然后再调节轮椅装置,让我的上<br> 身稍向前倾,像球一样的乳房自然的悬垂下来,乳头正对准小摇篮。在检查保证<br> 我不能移动之后,保育员放心的离开,迅速的抱着两个或者是更多的婴儿返回!<br> <br>露丝轻轻的按摩我的乳房,看到浓浓的奶汁从两个奶头上滴了下来!她仔细<br> 把乳汁擦掉,兴奋说:「好啊!小普里西拉是我们这里最优质的『奶妈』。」随<br> 后那两个飢饿的婴儿安置在我胸前的摇篮内,他们被调整正对准我的乳头。还沒<br> 放好,两个婴儿就像狼似的一口咬住我肿胀的乳头,拼命的吮吸。我努力的想移<br> 动但是不能够!<br> <br>很快那两个无助的「代乳妈妈」也像我们一样成爲「奶妈」。露丝认真的检<br> 查了一下,满意的笑了,返回一旁继续喝她的咖啡,看她的杂志。<br> <br>时间不长,那些婴儿很快就饱了。保育员们赶紧过来把他们抱起,抱他们离<br> 开时,婴儿们都打着饱嗝。同时,露丝也返回来,她一个一个的帮我们清洗乳头。<br> 令我恐怖的是保育员又抱着另一群婴儿走进房间,我意识到另一回合的哺乳又要<br> 开始了!露丝格格地看着我们挣扎,显着肥大的奶头在我们的胸前蹦跳、轻摇,<br> 往下滴奶汁!由于吮吸变得肿胀,我的乳晕和奶头现在变成深度粉红色。我能感<br> 到乳房开始慢慢的充盈,感到奶水向我的奶头流动!现在不再需要露丝挤奶,两<br> 个婴儿一放上托盘,立刻就咬住乳头吮吸起来。这一轮哺乳结束以后,我们又再<br> 一次的被迫满足那些婴儿的吮吸需要!卡罗尔已经把我变成一头母牛!一台産奶<br> 的机器。我强烈的意识到爲什麽那些保育员叫我们「奶牛女仆」,我记起鲍勃在<br> 生意上很有效率,我们正给他们提供沒有任何花费的牛奶供应,他们是要对我进<br> 行最大效率的挤奶。我瞭解到另三个人的遭遇都类似于我,他们本想在这个梦幻<br> 般的国家里找到一个安逸的工作,结果成了「奶牛仆人」!卡罗尔有一群富有的<br> 女友,她们喜欢做主导者,这是她们对付不受规矩的「女仆」的一种方法。<br> <br>一个多小时以后,我还留在原来的地方,但是她们三个被推到了我前面的墙<br> 角休息。当我被强制准备再一次喂食两个婴儿时,她们全坐在轮椅上同情的看着<br> 我!我的乳房疼痛、悸动,我的奶头以前从未吮吸过,现在被婴儿咬得很痛,我<br> 的手臂和后背也非常疼痛,但是保育员们把两个及更多的婴儿放进我胸前的摇篮,<br> 婴儿们一个个不断的发狂吸奶。我沒有一点儿力气,也不再想挣扎了,我浑身都<br> 在抽搐。那些保育员却愉快的看着我筋疲力盡的喘息。我的乳房最终被掏空,那<br> 些保育员们再不能从我乳房中按摩出奶水,露丝说:「这个小「奶牛仆人」的奶<br> 水已经被掏空,准备一下,我们把她送还卡罗尔。」这时我看见她们推进来一车<br> 瓶装牛奶,我想这大概是卡罗尔朋友们的男人家庭主妇提供的。我的胸罩重新被<br> 扣上,那些保育员扣上我胸前的钮扣,整理好我的服装。不久我就被她们送回鲍<br> 勃和卡罗尔的房子。把我推进厨房,她们就解去我的束缚,从轮椅装置中拖出我。<br> 卡罗尔让我回房间小睡一下,但要求我换上一件新衣服,睡醒后要准备一顿丰盛<br> 的晚餐。当我穿着高跟鞋跌跌绊绊走回房间,女士们全都笑了。我知道我只能继<br> 续温顺的做鲍勃和卡罗尔完美的「家庭主妇」,并且继续使用吸乳器吸光乳房里<br> 的奶水,减轻胸部的胀痛。同时我也要继续的注射药水,我想我会在若干年内和<br> 其他的「家庭主妇」一起,继续爲日托所提供瓶装奶水。拉罗尔和鲍勃知道我现<br> 在已经甘心做一个完美的「家庭主妇」!他们知道我现在意识到做「家庭主妇」<br> 比再次经历处罚,做一个「奶牛女仆」更好!<b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