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r>晚上九时,吟萱下班回家。一回到家中,就急不及待的脱下身上的衣服,松开了前面扣的胸围扣子,就任由胸罩挂在肩膀上,只穿着内衣裤在屋中走动,「每天上班都要穿这些套装衫裙,真的不太舒服」吟萱心想。只有二十二岁的吟萱,已经是一间跨国大公司的高级政行政人员,34的胸部迷到不少男生,加上纤细的腰和修长的美腿,着实是一个美人。她家境不错,独自在一幢两层的洋房。吟萱只穿着内衣裤,吃过了简单的晚餐,把丢在地上的衣服拾好,就回到房中准备洗澡。把身上仅存的胸罩和内裤都脱下,觉得身心都一阵松弛,就拿着浴巾,光着身子走进浴室。正当她在享受着淋浴带来的轻松感觉的时候,忽然听到门铃响起。起初她也沒有在意,心想可能是听错。但门铃响了十来下,她就想:「这么晚了,谁会来找我?」刚打算不理会,继续淋浴时,就听到有人在叫:「有人在吗?我是送速递来的。」吟萱听到是送速递,心想可能是有人要送什么来给她,反正收了就可以了,于是就弄了弄湿髮,只用浴巾围着了身体,去开门了。速递员国伟骑着机车,来到这一带的住宅区。那里是高尚住宅区,国伟想,可能会收到不错的打赏,公司一向都不会阻止员工收打赏的。他拿着今天最后一份送件,送完了后就可以下班,已经约了朋友在酒吧消遣。朋友还答应介绍美女,可能会有进一步的关系。国伟想着也乐了,赶快把件送完,就要立即全速跟朋友会合。国伟的机车停在一间两层高的平房前。「23号,应该是这里吧。」<br>   国伟想:「一会来收件的,如果是一个年轻漂亮女生就好了。」「还是不要乱想,赶快送完就到酒吧去,今天晚上一定要跟美女好好幹一场。」走到屋前按门铃,可是等了一会也沒有人开门,但看到屋内亮着灯。「可能是听不到吧。」国伟再按门铃,但按了十来下也沒有反应。「快点吧,我赶着去跟美女幹一番的。」实在等及,于是就在门口叫起来:「有人在吗?我是送速递来的。」正打算再按门铃,突然大门就打开了。映入国伟眼帘的,是一张俏丽可人的脸,国伟也因为眼前的美人呆了一下,心想:「想不到会是一个这么漂亮的女生。」但国伟随即清醒过来,因为知道再呆下去,一定会迟到,那今晚就什么都泡汤了。于是回復了速递员的礼貌,说道:「小姐你好,我是送速递的,这是你的件,请签收。」吟萱看了看速递员国伟,就被他手上的送件吸引,完全沒在意国伟刚才的呆望。事实上,国伟都只是看很短时间就回復过来,沒有在意也不奇怪。吟萱问:「这是什么?」「封套写着是日本的时装杂志,我们不会胡乱拆开客人的邮件的,我想就是封套写着的东西吧。」国伟礼貌的答着,可是心里只想对方快些签收。「可是,我沒有订过这些东西,你们沒有弄错吗?」吟萱问「那,这里是23号吗?」国伟觉得有点不妥,于是问眼前那位漂亮的小姐。「啊,你真的弄错了,这里是22号,对面才是23号。」吟萱指着对面那座平房说。 <br>国伟看看门牌,真的是22号,心想:「该死,怎会弄错的?」看着吟萱手指着的方向,却是一座什么灯光也沒有的房子:「看来沒有人在家。哎呀,这么迟了,今天晚上的约会要泡汤了。」「对不起啦小姐,我们弄错了,真的不好意思,打扰了你。」国伟心情不太好,但也礼貌的道歉。「沒关系啦。」吟萱说着,已打算关门了。「小姐,等一下可以吗?」国伟叫住了吟萱。「还有什么事吗?」吟萱问。「对不起啊小姐,我看对面那户人还未回家,这个邮件今天是不能送的了,你可以让我进你的屋里借个电话吗?我想打回公司交代一下。」「好吧,进来吧。」吟萱让国伟进屋里。「谢谢小姐!」国伟答谢,跟吟萱进去了。「电话就在这里,你可以用。」吟萱把国伟领到电话前。「谢谢小姐,真的感谢你...不好意思,请问小姐怎样称唿?」「我叫吟萱。」吟萱想也不想就答了,心想:「这个小子蛮有礼貌的」「吟萱小姐,谢谢你了...我想我用完了电话就会走了,小姐你………不用理会我的...你现在这样,不怕着凉吗?」国伟终于注意到吟萱身上只有一条浴巾围着身体,雪白的肩膀和双臂,修长的双腿,都裸露在空气中。不止这样,两个乳房也有一半是裸露着的,白里透红,这时的吟萱很令人想入非非。头髮还是湿的,国伟想,一定是在洗澡吧。虽然眼睛有点捨不得,但也是別过了眼神,只是下身已硬起来了。<br>   吟萱这时才记得,自己的身体只有一条浴巾包裹着,而且只能刚好遮着下身的重要部位,双腿和整条手臂还有半截胸部都裸露在陌生男子面前,立即有点不知措,用手掩住了胸口,扮作若无其事的对国伟:「是啊,那我上楼去整理一下头髮,你用完了电话就自己走吧,不要忘记帮我把门关上。」头也不回的急步走上二楼。国伟看着吟萱的背影,看着她走上楼。吟萱的动作有点大,浴巾的边缘都捲起来了,国伟在下面看,看到了那刚好被遮着的,吟萱的屁股。不只这样,还看到因为吟萱跑上楼梯,踢起了浴巾而露出了的下阴,那女性神秘的地方。国伟看得脑充血了。国伟打完了电话,看看时间,都已经十点多了。本来打离开,但一想,就这样走了也不说不声,真的不是太好。这样一想,就走上二楼,想跟吟萱说声谢,然后才离开。   <br>国伟到了二楼,看见有一间房的房门虚掩着,他想吟萱可能就在里面。他去到门前,本来声在门外叫吟萱的,但他在虚掩的房门看进去时,立即看得呆立着沒有反应。他看到里面有一个赤裸的身体坐在电脑前,背向着门,根本就不知道门外有人。国伟看着那意态撩人的背影,心头一震,下体慢慢的勃起了。他看到的还不只是赤裸女体,还看到吟萱一边在电脑前按着键盘,一边在嘻笑,好像在跟人调笑般。不只这样,他还看到吟萱会在抚摸自己,弄自己的下阴,还发出呻吟的。当下,国伟下了一个决定。他敲着门说:「吟萱小姐,我可以进来吗?」已把虚掩的门推开。吟萱招唿了国伟后,被国伟提醒了自己还沒有穿衣服,于是急急的走上楼。她知道跑上楼梯时,浴巾把她出卖了,她的屁股和下阴都被那个速递员看到。但她顾不了那么多,只希望逃离现场,心想:「算吧,就当便宜了这人吧!」<br>她回到房中,把门虚掩着,心想这个速递员打完了电话就会走,不会上来的。于是她整了整头髮,一把拉开了身上的浴巾,光着身体就坐在电脑前收电邮。收过电邮后,忽然有朋友用即时通唿叫,她不知怎的,就跟人家在调笑,还说成人话题。她跟对方在调笑着,兴起时,更不自觉的在抚摸自己。可能是近年工作忙,都沒有交男朋友,当然也沒有做爱,她被对方的说话弄得兴起,就自慰起来,手摸摸自己的阴户,感觉强烈时还用手指插入阴道抽插着,发出阵阵呻吟叫声。就在快要有高潮时,突然有人敲门问:「吟萱小姐,我可以进来吗?」她的反应也够快的了,边说:「不能,不可以进来呀。」<br>     一边己把手指抽出,立即坐起身,转身就要冲过去关门。可是走了一半,已看到门被推开了,一个男人跨进了一步,进入了她的房间。国伟把门推开,看到吟萱正要走过你,他想吟萱可能是要过来关门吧。吟萱赤裸的走到一半,他就看着吟萱沒有一点遮掩的身体,丰满的乳房在抖动,下身一点多馀的肉也沒有,下体的阴毛很整齐。吟萱看到国伟已经走了进来,焦急的她立即忘了自己现在是全身赤裸的站在一个陌生男子前,只是在骂着:「你怎么进来了,你听不到我说不能进来吗?」「吟萱小姐,我是来道谢的,谢你借我电话。」国伟一点都不急,很有礼貌的回答。「不用谢啦,你快点走吧。」吟萱仍然后生气。「不是啊,我就是觉得,这样道谢是不够的...」「我都知道了,我接受你的道谢,快点出去,走吧。」吟萱仍是赤裸的在跟眼前的男人说着话。<br>      「可是呢,我总觉得要帮你做点事,才算是真正的有道谢啊。」「我都说不用了,你快走。」吟萱隐隐觉得有点不妥的。「我说呀,要为你做点事才行。」国伟用眼瞪着吟萱的身体。「我都说不用了,怎么你...你就不懂得迴避吗?」吟萱终于记起了自己是什么衣服都沒穿的,立即拿起浴巾遮着身体,但身体被这个陌生男人全看光了。而且,慌乱间,她的浴巾只能遮着上身,下身仍然完全暴露在人前。「让我先为你做点事,然后就会走了。」国伟脱了上衣,光着上身跨前一步。吟萱见他又再踏前,本来也想站前阻止的,但当一踏前,就发现自己跟国伟站得很近,还差点碰到国伟的胸膛,立即又退后了:「你不要过来。」国伟已经连裤也脱下了,阳具直直的向前指着赤裸的吟萱,又再前进一步,已经站在吟萱前面了。吟萱死死的拉着浴巾,但国伟一手就把浴巾抢了,吟萱又再次全身沒有遮掩的暴露在人前,还跟男人赤裸相对着,心跳得很快。她看到国伟勃起指着自己的阳具,心里乱得不能思考。<br>      「你...你想怎样...不要过来呀!」吟萱叫着。「我说过要为你做点事来好好答谢你的,你忘了吗?」国伟捉着吟萱的腰:「让我帮你感受一下性爱的感觉吧。」把吟萱推到床边,分开了她的双腿。「不要,我不要呀,快放开我...」吟萱反抗,想推开国伟,但立即被国伟捉着双手。「放心啊,我为你『幹』完了事,就会走的了。」国伟把吟萱的手,大力的拉到她的头上捉着,吟萱觉得很痛,但又沒力去反抗。国伟把吟萱的腿分开,用手摸了摸,干干的不湿。但国伟等不及了,龟头抵着吟萱的阴穴,用力的插入了。「呀...」被强行插入,吟萱觉痛得要命。「呀...呀...不要...很...很痛...呀...」国伟在她的阴道内大力的抽插着,沒有理会吟萱的唿叫,只是在抽插着。「呀...放我...不要...不要再插啊...」吟萱已痛得哭出来,双手在乱舞。「怎样呀?爽吗?很想被插吧?」国伟用力的插着吟萱的阴道,每一下都用力的插,每一下都插得沒顶的。而且用力的抽出再插入,插得吟萱死去活来。「沒有...不...不要插...放...啊」吟萱被插了十多下,沒有那么痛了,但却有一点快感。「你叫得真好听啊,很久沒幹吧!」国伟沒有停下,高速的抽插着。「沒...放开...你快放...我...」吟萱被姦得迷迷煳煳。国伟见吟萱迷迷煳煳的,只懂得在呻吟着,于是再来了几下冲激,插得吟萱又再次清醒过来。<br>       「呀...呀...呀...呀...」吟萱被插得痛,但又有点快感,虽然已经清醒过来,但只懂得在叫着。国伟见吟萱开始有反应,把吟萱的上身抱起,托着将她的屁股上下抛起,下体重重的压到国伟的阳具,被狠狠的插入,而国伟亦重重向上插去,吟萱变得承受了两股压力,已经停止了反抗,希望国伟快点完事。「呀...啊...呀...啊...快受不了啦,快停呀...啊...」「要我停吗?那你要温柔的求我呀。」「啊...呀...不...你妄想...」「不求吗?那就是你还不够,还要我来插插你呀...」国伟加紧了力道,插得吟萱哗哗大叫。「呀...不要...呀...好吧...我...我求你...呀...放过我...我受不了...了...」吟萱求着。「这样沒有诚意吧,你应该求求哥哥啊。」「呀...求...求求哥哥...呀...妹...妹妹快受不了啦...求...求哥哥放过妹妹吧...呀...」吟萱也求着,但为自己感到羞愤。<br>      「好吧,妹妹那么乖巧,哥哥就送你一份礼物吧,哥哥要在你身上留下永远的记念啊。」「不...不要...呀...啊...你...不要呀...」吟萱彷彿知道国伟下一步会怎样,拼命的想反抗,但双腿已经无力了。国伟一轮抽插,把吟萱放下躺着,阳具从吟萱的阴道抽出,但硬硬的指向着吟萱的阴穴吸了一口气,阳具胀大了。吟萱看到他胀大了的阳具,无力的将脸別过一傍。国伟就毫不客气的,腰力一挺,毫不偏差的就插进了吟萱的阴道。吟萱已经累得承受不了这一下重重的冲激,大叫一声:「呀!」阴道被国伟的阳具填满。国伟的阳具插入后,一下又一下的重重抽插着。吟萱被这几下插得死去活来,然后感到一道暖流射到阴道的盡头,国伟射了。但国伟仍然在抽插着,再射第二次,吟萱感到被射到了子宫。国伟继续抽插,射了第三次。<br>        吟萱感到精液充满了阴道,来了一下深深的唿叫:「啊~~~」吟萱竟然有了高潮。国伟抽出了阳具,吟萱的淫水夹杂着国伟的精液流出。国伟强姦了吟萱后,感到无比的舒顺,放下跨下的吟萱,穿起地上的衣服,临走还亲了吟萱的乳房一下,跟着就走出了吟萱的房间,留下赤裸的吟萱。吟萱被国伟强姦完,无力的软摊在床上,下体被插得痛痛的,双腿无力的打开着,听到大门被关上,知道国伟走了,有点无奈,但又有一点回味,慢慢的就睡着了。<br>